联赛管理委员会:英足总养的熊孩子 英超风云④

 公司新闻     |      2022-05-13 11:45:07

  英足总没能乘着英超的金钱风暴,带来经济上的腾飞。不仅没腾飞,堂堂足总有时候在钱的问题上还得看英超的眼色。看眼色也就罢了,英超联盟自打成立之后动不动就搞出些幺蛾子,英足总还得出面收拾残局。

  总之,英超联盟对于英足总来说,绝对是麻烦精那一档的。而英足总之所以培植出这么个添堵的孩子,是因为英足总起初对英超联盟的定位失误。当初英超要求独立的时候,英足总既没有把他们当做摇钱树,也没有把他们当做吸血鬼。在1992年那个春天的故事里,英超联盟之于英足总,是一杆枪,一杆用来打击联赛管理委员会的枪。

  1863年英足总成立之后,足球之风吹遍英格兰大地,已然到了没看过足球都不好意思和别人打招呼的地步。在这股狂热之下,五花八门的足球队纷纷成立,然后大家每年都报名参加足总杯。

  C.虽然两支基友队可以随时约球,但没有个固定的赛制和时间,球员和球迷都不好跟媳妇请假。

  于是,在“我要踢比赛”和“我要看比赛”的双重要求下,有人提出了联赛的概念。这种赛制的发起者是本赛季英超第一降级大热门——阿斯顿维拉——当年的老板麦克格雷格。

  1888年,麦克格雷格拉拢了其他11支俱乐部,向英足总提出:我们想组织联赛,每周踢一次。英足总觉得这是个相当不错的主意,于是愉快地答应了。为了管理联赛这一新生事物,英足总还专门创立了一个机构负责进行管理。

  于是,那个传说中的联赛管理委员会——“给英足总添堵的孩子”1.0版,正式上线个英格兰联赛的创始成员中,一半来自兰开夏郡(布莱克本、伯恩利、博尔顿、艾宁顿、埃弗顿和普雷斯顿),另一半来自中部地区(

  ),包括伦敦在内的英格兰南部地区则没有参加。这些初期俱乐部中的大部分还活跃在前三级联赛中,堪称英格兰足球的活化石。英格兰联赛成立的第一年就取得了喜人的成绩,口碑好,上座率也不错。最终,普莱斯顿以不败战绩拿下当赛季的联赛和足总杯双冠王。第二次有球队不败夺冠,是115年后2003-2004赛季的阿森纳。此外,阿斯顿维拉、托特纳姆热刺、阿森纳、利物浦、曼联、切尔西在后来百余年间先后实现了双冠王伟业。

  比赛多、周期稳定、每周可以看看积分榜然后评头论足、还有可供球迷提前安排行程的赛程表,这些显然都是足总杯不具备的优点。所以,联赛成立之后,越来越多的俱乐部申请加入。

  1893年,阿森纳成为了第一个加入全国足球系统的首都俱乐部。虽然当年就在足总杯第一轮中以0-6输给了桑德兰,但11年之后枪手还是成为了首个跻身顶级联赛的伦敦球队。

  后来由于加入的球队实在太多,而且水平参差不齐,于是英格兰联赛正式分成了甲级和乙级。有了分级也就有了升降级制度,比赛也因此变得更加刺激。

  联赛管理委员会发展到这会儿,英足总并不担心他们会威胁到自己的管理权。因为,在委员会设立之初英足总就给他们立了两条规矩:

  联赛管理委员会的功能由英足总决定,并受到其严格的限制。1903-1904赛季,英格兰联赛管理委员会合影

  ,保证比赛门票钱能公平分账。在英足总眼里,那是个多美妙的时代啊。无论你的球队来自伦敦这样的大都市,还是肖勒姆这样的小镇,只要球队交手,球票钱一律平分。唯一的剥削者是委员会自己,他们征收4%的门票税,也只是为了保证自身运营。有没有!天下大同有没有!但是这种好日子没维持多久,英足总发现,联赛管理委员会这个熊孩子,越来越不听话了。

  相比英足总那帮老官僚,联赛管理委员会的成员构成更年轻、也更职业化。在与俱乐部打交道的过程中,委员会心思也逐渐倒向了俱乐部,开始为俱乐部发声。那时候,俱乐部对英足总的意见有很多,什么联赛球队太多、赛事频繁、球员牺牲很多,balabala一大堆。英足总官员扶着额头一一捋下来,发现这些意见可以统一归结为俩字:

  租球场要钱,买球衣要钱,球员工资要钱,远征客场的长途汽车要钱,赢了要庆祝输了要发泄还得给酒吧老板再送点儿钱……球队的组织者每天都在花钱,而钱的来源却只有门票一项,组织球队的人都变成了大半个慈善家。于是,为了维护联赛稳定,1912年英足总开始做出让步修改章程:

  但同时,又补充了一条“足球俱乐部经营者不得在经营过程中牟利”的规则,以保证球队赚了钱之后经营者还是慈善家……

  这种新体制大大促进了英格兰足球的发展,每周六下午三点都保证大家有球踢有球看,还捧出了一堆国民偶像,比如首届金球奖得主斯坦利-马修斯。

  曼城在1904年首次夺得足总杯之后,被查出支付给部分球员6-7英镑的薪水。暴怒的英足总下令,解雇曼城五名董事,并将四名球员永久开除出了职业足球。

  后来,球员薪水改为封顶制度并逐渐放开,但直到1961年球员周薪上限仍然仅为20英镑,和棉纺织工人的薪资水平差不太多。前文提到的马修斯爵士,30镑周薪中的20镑还是姓名使用权费用。又比如,门票收入和赞助费越来越高,而英足总那条不准赚钱的规矩,咳咳,简直是反人类嘛。

  于是,各个俱乐部开始轮流抱着联赛管理委员会的大腿哭诉:你去跟英足总谈谈,让我们赚钱,赚钱啊。

  哈尔戴克年轻时曾经辗转过多支业余球队,不过他的真正职业是市政厅的市长秘书,并且经过多年政治与管理磨练之后先后成为了多家企业和协会的高管。后来,二战的爆发让哈尔戴克彻底挂靴,但这并没有削减他对足球热情。战争结束后,他向联赛管理委员会递上简历,委员会给他了一份助理秘书的工作。

  在哈尔戴克担任助理秘书的5年时间里,他读完了英国现代足球自1888年诞生以来的所有官方存档文件,并且职位一路走高,最终在1957年正式坐上了联赛管理委员会的第一把交易。

  其一,借着英国刚刚颁布《版权法》的东风,顺利为足球俱乐部争取到了所有相关收入归属自己的权利。

  从此以后,英格兰的各家俱乐部在经济上摆脱了英足总的封建统治,赚的钱只要交足国家的(纳税),留足集体的(给委员会4%),剩下都是自己的;其二,撰写了一份名为《足球的格局》的专项报告,提出了联赛改革方案。

  这项联赛改革方案是什么呢?当时的英格兰足坛,联赛分为四个级别共92家俱乐部。

  当时,甲级联赛的球队共有22支,这么一改,就意味着有两支球队会因政策降级。为了弥补因改革降级的球队,哈尔戴克给出了一项救济措施:在足总杯之外新设立一个杯赛,以增加这些球队的曝光率。

  本来,哈尔戴克的初衷是好的,改革之后的联赛会减少轮次,可以增加球员休息时间。然而,各俱乐部拿到这项计划之后却面面相觑,因为他们想的最多的压根不是什么球员休息时间,他们的第一反应是:我勒个去,万一被强制降级的是我怎么办!所以,哈尔戴克的这项计划还没来得及上报英足总,就在俱乐部代表投票中被彻底否决了。不过,虽说各俱乐部否定了这项主线任务,但却对那项弥补措施纷纷表达了兴趣,“设立一项新的不受足总控制的杯赛,这主意不错哎。”

  这项杯赛直到现在还是鸡肋、伤病、耽误功夫的代名词,真是要给英格兰足球跪了。好了,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英格兰联赛杯的诞生……

  然而,业内还是有明白人,联赛不变却增加一个新杯赛,这种扯淡做法并没有得到所有俱乐部的支持,因此成立初期的联赛杯并不是强制参赛,俱乐部可以自愿选择是否报名。1960-1961赛季的第一届联赛杯中,包括阿森纳、热刺、狼队在内的多家俱乐部都拒绝参加该项赛事,阿斯顿维拉在当年成为了联赛杯首个冠军球队。虽然如此不得人心,但联赛杯很清高,他们还不乐意带草根足球玩儿。

  足总杯好歹面向的是普罗大众,但联赛杯是联赛管理委员会搞出来的,自然只允许他辖区内的联赛成员参赛。

  虽然英格兰现在已经拥有了十几个级别大大小小上百号联赛(低级别有平行联赛),但其余的联赛都归英足总管,和联赛管理委员会无关。所以,至今能参加联赛杯仍然只有后来独立出去的英超和留下来的英格兰职业足球联赛(英冠、英甲、英乙)这四个级别,啊,还是那92支球队。

  完全摆脱了足总控制的联赛杯,也很快迎来了商业上的发展。早在1982年,联赛杯就开始接受企业的冠名赞助,并曾有过“牛奶杯”(1982-1986)、“可口可乐杯”(1993-1998)等有趣的名字。2012年,英格兰职业联盟与美国信用卡机构第一资本达成四年冠名赞助协议,联赛杯又更名为“第一资本杯”(Capital One Cup)。而如今,

  说到这儿,大家可能已经感受到联赛管理委员会的强势了。没错,由于联赛管理委员会和俱乐部的抱团儿,到了这会儿英足总对联赛管理委员会的管辖权,其实只剩下理论上的了。

  多方利益的角逐和互相制约,虽然可以避免权力集中,但也容易产生极其复杂的管理系统,

  而且英足总的一再退让,已经把联赛管理委员会养肥,越来越难以控制。但是,联赛管理委员会也不用高兴的太早,因为肥起来的不只他们一家,还有得到他们帮助的众多足球俱乐部。通过联赛管理委员会的努力,球队不仅可以拉赞助打广告,而且另一项重要的赚钱方法也即将登上历史舞台。那就是转播权。

  关于内德:懂球帝专栏作者。8岁看球,15岁写球,18岁励志成为足球记者。虽然最终走向了法律工作,但一直以来不忘初心,坚持“吐槽向”评球,希望成为一个游走于文艺和疯癫之间的普通青年。

  关于羽则:懂球帝专栏作者。大学读的经济类专业,毕业后成为了国企员工。辞职自学考过了CPA(注册会计师),然后用来写足球。游历过欧洲大部分主流联赛国家,擅长将自己杂七杂八的知识与体验融合起来,向大家介绍足球世界的整体架构和方方面面。